为什么美国人偏执,看美专家怎么说

浏览:3453   发布时间: 09月18日

这些年来美国的偏执叹为观止,究竟咋回事呢?德克萨斯农工大学公共卫生教授杰伊马多克在The Conversation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就谈了这事儿。看看说了些什么。

2008年有传言称奥巴马不是在美国出生,后来找到了美国的出生证明,但接着又开始说证明是伪造的。时至今日依然有许多人认为奥巴马不是出生在美国。

有一档节目,一位妇女打来电话说她不相信疫苗是安全的。主持人问她需要多少证据才能相信疫苗是安全的。她的回答是,任何科学证据都不能改变她的想法。

早期的心理学认为人们会做出理性的决定。但几十年下来,许多决定显然是非理性的,而且总带着偏见,这是一种系统性的错误。人往往喜欢捷径,把问题简单化,比如当在50种冰激凌面前选择时,你可能仅凭最近的一次体验或喜好就做出了选择。我们总倾向于能马上回忆起的信息,这就是捷径偏见,有时挺管用,但不幸的是,捷径往往就意味着非理性。

认知有时候会出现失调。当想的与做的或信息不一致时就会感到不适。要摆脱这种状态,可以改变想的,可以改变做的或信息,也可以用一种说辞来圆信息,使它们变得一致,很多时候人们往往会选择最后种,例如,你认为自己不是个电视迷,但你整个周末都躺在沙发上看节目。你可以辩解说这周很累,要好好休息。

人们常常能挑出与自己相左观点的毛病,但却看不到自己观点的软肋。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传统媒体渐渐衰退衰弱,新兴媒体逐步强势,人们就更容易沉醉在自己偏好的信息中,并避开不喜欢的内容,因此也就使得自己更固执,死不悔改。

要改变自己的想法是很难的,尤其是一群想法一样的人待在一起相互强化信念的情况下。研究发现,人们常常觉得自己的了解要多于实际,而后他们相互传递类似的想法,而不是基于事实,例如,70%的共和党人表示,尽管缺乏选民欺诈的证据,但他们依旧不相信2020年总统选举是自由和公平的。这些心理机制影响着人们在新冠疫情中是否遵循接触距离和戴口罩的公共卫生准则,有时这会带来致命的后果。

改变他人的想法是困难的,就算是被证明了的观点,只要与固有的观念矛盾,都可能被无视。这就需要人们学会反思,能尝试着换一个思路考虑问题。

以上就是马多克教授文章的主要内容。

文章一开始就点出了美国确实存在蛮不讲理的偏执。就算有事实有依据,都扭转不了原有的思想。这就给了一个启示,就算你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病毒不是来自实验室,那些持有该观点的美国人依然会执着,依旧会我行我素。因此如果我们以为事实总归会让人清醒的,那就是天真了。

文章说偏见源自捷径,意思就是凭借最能想起的信息或最能理解的方式。想想西方的民主选战,是不是靠的就是这些,有的放矢,甚至断章取义地抛出些最能挑起人们神经的信息,并加以直白且贴近受众体所需的,感性十足的演讲大肆渲染和诱导,从而获得所需的选票。这就是西式选战的现实,冷静和理性是没有市场的。这不是原始,是什么?西方文明更像是为原始披上一件华丽的外衣,虽然没了野蛮的外表,但内在依旧。

文章探讨的是学术问题,却不得不勾起对西方社会的担忧。

主营产品:会议会务服务,其他舞台设备,用品、设备租赁,表决/投票系统,语音教学设备,影视节目制作,其他商务服务,学科专用教学设备,视频会议系统,翻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