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工作后,你最狼狈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你体会过没钱睡大街吗?

浏览:3355   发布时间: 09月01日

睡在立交桥下算不算狼狈?早上睡醒一群幼稚园的孩子被老师领着从你面前路过算不算狼狈?如果算的话,那么这种狼狈和挫败感,应该能够让我铭记一生。

现在回想起来,年轻时候吃过的苦,走过的路,最终都变成了自己身上的经验和教训。

我出身在农村,算不上偏远,连知青下乡都不会下的那种,但生活条件也算不得太好,高中读了一期就没读了,没劲,那时候一个班里90%都是留守儿童,很多人初中毕业后就没读书了,全部跑到社会上工作。

我还算幸运,高中没读后,跑到一个职高读了个四年大专,勉强考过了。那时候是真的不懂,不懂学习、不懂学历的重要性,甚至连像样的电梯都没坐过。

那是我第一次到大城市读书,暑假后想着自己出去打工赚个手机钱,便和同学约好,一起去找个暑假工来做。

我把这消息告诉父母的时候,父母给我打了两百块钱到卡上,让我去市里找工作。

两百块钱,对于找工作的我来说,算是一笔不错的存款了。我和同学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去市里找工作,因为两个人的关系,那时候又小,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学生来打暑假工的,都不要(事实上我们也的确是这样)。

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火锅店肯要我们,当时已经是下午了,正好晚上就上班。一个哥们领着我们前往宿舍放行李,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种小宿舍,狭窄的空间里放满了铁架床,空气中到处都是难闻且刺鼻的味道,说不清是烟味还是袜子的味道。

在宿舍把床铺好,稍作休息,又赶着去店里,准备晚上上班。

第一次上班,我倒还好,手脚机灵勤快,同学稍显木讷,挨了不少领班的骂,心里不忿得很,我劝同学,忍两个月,就走了,这有什么?

我说这话的时候,还不知道第二天我们就要走了。

那晚很累,至少对我们来说是这样,好不容易挨到客人都走完了,我们两个吃了两大碗干饭,吃完后就回到宿舍几乎是倒头就睡。

结果这一觉,就睡到了上午九点多。

等我们急匆匆赶到火锅店的时候,已经迟到了两个小时。我心里既责怪自己没有定闹钟,也怪一个宿舍的同事,早上走的时候竟然没有叫我们。

当时领班没有说什么,我们也就收拾店里,打扫卫生,结果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领班过来对我们说:“你们这第一天上班就迟到,本来我想留你们的,但刚刚老板说了不行,不好意思,吃完饭你们就走吧。”

说真的,被人拒绝的滋味真不好受。

我现在还记得,那天的风很大很大,我和同学走在路上,风把我的头发吹来吹去,就像我当时心里的感受一样,七上八下。

我们拉着行李箱,人生从未有如此狼狈过。

我们两个人全身上下只有十几块,“坐公交车回学校?”同学问我。“不,这次搞得这么狼狈,我想好好反思反思。”我说。

反思,能反思个什么东西出来呢?现在我回想起来,所谓反思不过是借口,我仅仅只是想以此惩罚我犯的错罢了,例如没有设置闹钟。

我们没有去处,两个人拖着行李箱就这么漫无目地地走着,走到一处草坪旁,我和同学对视一眼,走了进去,把箱子一丢,凉被一拿出来,直接到头呼呼大睡,全然不顾草坪这边就是马路,更不顾行人那异样的目光。

那是非常宝贵的经历,哪怕那种经历是狼狈不堪的。

我们从下午待到晚上,期间一位大爷好心走了过来与我们攀谈,询问是否需要帮助,他可以让我们去他家洗个澡,吃个饭,再做打算。

我们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表示有去处,只是想静静而已。大爷听了我们的遭遇,没有刻意说教,反倒是讲起了他年轻时候的故事,睡火车站的经历等等。

其实现在想起来,很难说大爷帮助到了我什么,但显然,在那样一个时刻,我只是想有个人能够倾听我们的痛苦,仅此而已。

大爷走后,天也快黑了,我和同学一商量,便决定去前面草坪的立交桥下睡一晚,权当是体验生活,其他事情第二天再说。

同学应了一声好,说罢就收拾行李,拖着箱子往立交桥下去。

值得庆幸的是,那天并没有人与我们抢立交桥下的地盘。我们席地而睡,天为被地为枕,睡得也不算太香,正值夏夜,蚊子挺多的。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我听到了一阵吵闹的声音,抬头一看,一个老师正领着一群孩子走过马路,朝着这边走过来,我当时下意识的反映就是把身上仅有的凉被,把我的脸盖住。

至于同学的脸是否有没有盖住,我反倒并不关心。但我也不紧张,只是等着孩子们从我旁边走过,但我听得很清楚的是,有孩子这样问:“老师,他们在这里干什么啊?怎么睡在这里呢?”老师回答:“别管他们,快走。”

我心里却只有苦笑。

上学的孩子走后,我把同学叫醒,笑着说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谁知道同学一脸的不在乎,“怕什么,看到就看到了,又不是没见过。”我笑着说:“那些孩子可能真的没有见过。”

十多年后,当初和我一起睡在立交桥下的同学当兵休假回来的时候,我们又说起这件事,剩下的就只有美好,再也没有当初的窘迫和羞愧。

我们会一起说,幸好那时候还没短视频,不然的话,我们俩保不齐就得上热搜了,可能还得是头条。

有趣的是,我们不过是在立交桥下睡了一晚,身上的黑污垢就已经清晰可见。那是怎样的污垢呢?那是属于流浪汉的印迹,那是属于无家可归,没有目标失了方向感的人的印迹。

时至今日,当初立交桥下的场景恍如昨日,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当初所犯下的错,以及那段美好却又独特的记忆。

而这种记忆,大概率我会铭记终生。

狼狈,初品是失落、是辛酸、是痛苦,但回味却又无限悠长,今天再看,往日的狼狈,已然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所以,人生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呢?

end.

作者:罗sir,新青年的职场内参。关心事物发展背后的逻辑,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关注我,把知识磨碎了给你看。

#工作#

主营产品:会议会务服务,其他舞台设备,用品、设备租赁,表决/投票系统,语音教学设备,影视节目制作,其他商务服务,学科专用教学设备,视频会议系统,翻译服务